写文那点事儿。

前两天又收到了苍沉月的QQ消息。来叫我看她的文,并拿出了作为我校友可能提供的人脉来交换。
苍沉月(以下简称CCY)是谁呢?一个JJ作者,因为暑假期间在碧水疯狂不按规则自荐而臭名昭著。
其实当初她加我Q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是她,不然我是不敢接受她的GD的,光从这点看,我还真是老了,世故了啊,叹气。
然后又随便聊了几句,得知她也是复旦的。其实这和我关系不大,我也不会去很看重她能提供的人脉。只是看到她这样,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当然乱自荐是不好的,至少在JJ的规则下是如此。但整个暑假我都一直在JJ里扑腾,但也没习惯,至少没承认它许多规则的合理性,只是为了自己儿子们默默忍受了。
概括来说,我写文是为了用某种形式记述表达自己生命和青春中某些痕迹,在它们消失之前得以留存,是与任何商业目的无关的。所以在我眼里,积分是浮云,所以刷分也是浮云;点击是浮云,所以榜也是浮云;V是浮云,所以盗文也是浮云。因为不想受某种束缚去写,所以自然就不在JJ炒文的那个体制之内。但是正如苹果说的,原本都是出于爱来写文的,但有了榜,有了V,就什么都变了。其实暑假里我也是很疯狂的吧,到处寻找把文炒热的方法,却忽略了自己的文从本质上是不可能热的,因为我不是八点档编剧或者批判现实主义的作者,我所能写的东西仅仅是自己生命的镜像。而我的生命轨迹,一部分是和当下年轻一代的青春相似,归入被无端指责的“青春文学”的,另一部分则是彻底的极端个例,是不具有普遍性的。所以以这样的生命创造出来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只归那几个有着相似心境或可以理解这种心境的人去看的。
比如有人不理解世界上存在彻底纯粹,不含杂念的哲学爱情,但我相信其存在,但同时也认为它只存在于哲学层面,和现实生活有着必然的矛盾,因为它本质上带有毁灭性。
比如我从来不认为爱情中有什么道德问题,道德是在参与了社会利益层面之后,有了一方影响另一方利益之后才出现的,是婚姻中而非爱情中才可以讲的,更何况是没有绝对道德的,而爱情的本质是丧失理智,焚尽一切的,无关其他。前一段因为研究社会学的原因,在战色看了很多小三和同妻的帖子,有一阵差点被那群口水虫吓退了,对自己文里关于同妻的问题非常纠结,当然,现在想想都是浮云。我写的东西不倡导亦不批判,只展现。姐写的不是现实,是魔幻,当然骨子里也是现实,是通过我自己的眼去看,我所理解的现实。
当然了,虽然花了两个月,总归还是理解了这点,所以现在完全抱着给少数几个人看的想法,为自己和朋友默默写文。所以看到CCY居然觉得有必要为了找人看文要动用到3D层面的关系,其实有点同情她,感到一种莫大的悲哀。这娃就是太把文当回事了。作为作者,把自己的文当回事是应该的,但不能强迫别人也当回事,不然就是给自己添堵。
不过,从她身上,发现自己真的不如当年完全不在意别人看法,只按自己认为对的去做了。其实除了有点自来熟,我并不讨厌她的为人,也完全不觉得在文的事情上处理不好会和人品有什么挂钩的地方,完全两码事。但我真的已经没有那种性情了吧。叹气。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