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残像。

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要写点东西回忆高三,也许是好不容易摆脱了晨跑,实在想好好享用这段多出来的时间所致。这段记忆对我来说始终是非常特殊却模糊的体验,甚至缺乏一个系统的时间轴。这段时间的感受太过萧索了,以至于含着某种选择性的遗忘。
但是我依然想写点什么,正如娘亲所说,你要一辈子留着你那张录取通知书,不是为了拿它给别人炫耀,而是要记住为了获取它所付出的代价。
卿云烂兮,纠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今天看到这句话,忽然又仅仅被美丽的字面吸引了。如果我说,选择复旦的最大理由就是喜欢它名字出典的句子,或许非常可笑。然而这是一种多么奇异的力量,直直把我拽进了一个巨大的美丽闹剧。

其实单纯从高考来说,我想我属于RP很高的那类。至今我都对自己进了复旦新院这件事情感觉模糊,因为这对我来说,基本是一个从天而降的超级至尊PIZZA。我在一个隔靴搔痒的层面上告诫自己,已经选择了走上这条路,然后去按照一个优质新闻学生的样板去自己打造自己。我可以很明确地说,这个过程是不快乐的。因为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进大学后,点头之交的数量急剧上升,但是太多的事情,再也没有回来过。

所以其实我从来认为“现在好好读书,考完了随便玩”是句鬼话,“随便玩”不是想玩就玩得起来的。很多事情只在某个特定的心境下才有存在的土壤,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想要等把考试都结束了再来玩,玩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好玩的。更何况,那些事情并不仅仅是好玩的。青春中某些滋味纷杂的花角,从来是过了这村就没有这点,心成长了,就此错过,再也无法体会。就像年轻时没有吃过的东西,老了牙松了,就吃不成了。

所以现在想来,高三前的暑假真是快乐地有点奢侈,似乎透支了那之后很久的幸福。樱IN回来了,过了这么久,这个消息对我而言依然比什么都好。灌水,聊天,CP乱斗的两个月竟然那么美,美得忘乎所以,美得曾经沧海,再也难以感觉寻常的美。现在看着接龙,想想自己竟然如此奢侈地透支老师口中重要的两个月,但我全然不后悔。其间发生的那件事情,亦在某个层面上将我彻底完满,定下型来,从此没有绝望也没有希望,没有痛苦也没有欣喜,没有迷茫也没有理想。
我爱你,我爱你们。尽管我的生命尚没有厚实到可以说这句话,但我依旧想说,然后在未来的岁月里看着它在自己生命的步伐中一直延展下去:永志不渝。

在这份如同回光返照的幸福悄然归于宁静之后,所谓高三便开始了。

起初我是带着一种强烈的信念进入高三的,我并不真正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考好,能给我带来点什么,但我确信那能使我重视的人高兴,仅仅这样就好了。高三进入新的班级,更加曾经沧海。那个班级我始终不太喜欢,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是历史班,一墙之隔,和2班的感觉差距却那么大。我不想腹诽任何人,尽管有的人我真的很不喜欢,但那是一种确实的感觉。
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十月初,在第一个月里算不上苦,而且人也跟打了鸡血似的满脑子光明的想法,干劲充足,成绩也逐渐稳定下来。但是这个状态在十一的时候被打破了,原因是我爸在家里不穿上衣,让我觉得眼里很不舒服。高三就是这样,把人所有的神经崩紧,任何一点脆弱的刺激都会打破这种脆弱的默契。然后心情一下子很不好,感觉之前忽略掉的压力一下子全都上来了,极其累且烦,想哭。
但是我一直都没有适合哭的场合。如果长得小巧一点,掉两滴眼泪还算柔弱的话,我一直觉得自己这形象哭起来一定雷死人,所以长期不哭,渐渐连哭都不会了,只能让这种极度空虚腐蚀自己,就像胃液腐蚀空空的胃。
但是高三整个过程中是不可以被打断的,一旦垮下了,就将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支撑着自己坚持下去,即使艰辛,依然能看到曙光。
凭心而论,这段时间的成绩状态还算不错。整个高三上半学期和木一直保持频繁的联系,当然最后终于把她弄烦了。但在那时候,运动会那个周末去CC,以及打的那些电话,对我都产生了实质性的拯救作用,让我在日渐苍茫的生活中得以支撑自己。所以无论结局如何,我都感谢你,发自内心地,谢谢你陪我走过那一段,因其艰辛,格外珍贵。

然后,期中考试。
这个考试虽然成绩绝对值没有可参考性,但在NM这一等级的学校,却是高三期间重要程度仅次于高考的考试,因为很大程度上关系到各类自招表的发放。
我暑假时班主任对我说,你要努力一点,你现在的成绩离上外还是有距离的。摸底考完以后,老师说,你要再努力一点,你这个成绩是能冲交大的。期中考完以后,老师说,你还要再努力一点,你是可以冲复旦的。
……不管怎么说,期中考试的开门红还是给了我一点信心。但是随后和推荐表有关的事情却始终在我对NM的光辉记忆中留下了一些不愉快的斑点。复旦直推我没有填,因为我知道我没戏,心平气和地拿了一张上外的自招考试表。然而当观望周围人因为这几张纸而你死我活,弄出种种麻烦的事情的时候,还是感觉第一次真正现实地贴近了竞争。其实我暗地里知道,是到了这个时候,但是,就算是幼稚也好,我依旧不喜欢这样。某女差了一个位置没拿到交大直推,几个月后她在背地里嘲笑那个代替了她的位置的,我在NM认识的第一个人进了中文系时,我彻底丧失了跟她做朋友的兴趣。
我所知道的NM分明那么绚烂美好。

从期中考试过后到寒假是自招的集中时间。事实证明不一定每个人都适合这个事情,那段时间准备千分考,各处打听奔波弄得几乎所有人都非常辛苦,对我,也不过是拿了个上外的5分校内加分,最后也没用上。那段时间才真的知道了高三的苦,人身心俱疲,浑浑噩噩,极度疲倦。自然地,一模也考得一塌糊涂。虽然这成绩没什么用处,依旧心凉。甚至那时候已经不想复旦了,但求上外安稳。

第二学期的压力自然会继续增加,高三时每次大考后复习就进入一个新阶段。其实说实在的,我们高三的老师都还不错。在课堂和补课两个数学老师手中我的数学成功由拖后腿逆转为竞争力。现在想想,老师真的都不容易,就算以前不怎么喜欢的,现在也都只记得他们的好(CW除外),所以真的没什么,一点小矛盾根本是浮云。
但从3月开学到二模这段时间精神真的很不好。进高三时就有老师提醒我,每个人在高三都会碰上瓶颈期,这段时间最考验人的意志。我不能说自己是靠意志多么强悍而坚持住的,事实上我是个有点深井冰的人,一旦碰上这种情况,就会不断质问自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那段时间真的是四面楚歌,因为自己性格中的阴霾沉渣泛起,一时间和周围人关系都不是很好,和木的联系也断了。人恍惚地特别严重,而高三生活规律的改变造成的身体损伤也严重起来了,偏头痛开始发作,最严重的时候脚下虚浮,人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然后当天就请假了。
其实我真的不应该责怪任何人,我知道那时候是我太烦扰她们了,事实上是她们一直扶持着我,给予了我在最艰难时代的莫大支持。例如在3班里唯一和我一样来自6班的Kaico,谢谢你让我在小池塘里时还能感受到沧海的气息,谢谢你提醒我去再考一次篮球;例如饭团,谢谢你为我的文担任法语顾问,谢谢你陪我聊天,鼓励我坚持下去;例如菜菜,任何时候都笑得有治愈感;例如V,给我的生活添加新鲜感和色彩,让我不至于太过无聊;例如球球,在每节体锻课上跟我纠结小说的剧情,聊动漫,让我感觉我还存在。
而今,我想念你们。

我至今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这样的状态下把二模考回期中考试的名次的。
其实英语分析卷子的时候都快哭了,但最后全部下来倒还考得不错,果然数学好才是真的好。心理问题就自然地好了,填志愿的问题也来了。
我觉得我会在更长久的时间内记得这件事,因为我很少这么深切地接触到自己的内在核心。以及感谢英明神武的娘亲。
其实,复旦还是上外的问题,等到进了复旦再来看,哲学系也没有那么恐怖,但对当时而言,确实是个重大抉择。第一遍填的时候我是在A填了上外的,当时纠结了很久才下笔,选择了一个本分和平稳的结果,交了表。
然后坐回到教室里,开始几个小时感觉还不错,觉得卸下了不少负担。但是很快就觉得不对了,因为心里突然空了,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所奋斗的,坚持的,为之呕心沥血的东西没有意义了。这些题目于我而言全都无关了,因为我不需要拼命去争取那个高分段,按我正常的实力也能进。
用娘亲的话说,现在你复旦不填了,等你考过了530,别吐血。
结果我真的过了530,而且通过这件事让我体会到,我是真的会吐出血的那类人。
顿时觉得自己的生活成了空城,四面只剩下白花花的墙。我在这一瞬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渴望,我要一个更光鲜的头衔和更高的平台,我喜欢安宁,但我不甘心本分,极度憎恨无趣和无所事事。混日子,浪费自己的能力这种事情,我不能接受。我没办法在考过了530之后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在上外压力比较小”。
然后冲到教务处把志愿改了。
所以无论我现在是什么结果,都是自得其乐,或者自作自受。

之后的日子很顺利地过去了,高考也发挥地不错。但不管怎么说,我同意高中是光辉岁月,但高三并不算在内。我始终觉得高三对我而言不能算是愉快的体验,尽管确实很峥嵘。我知道我在复读过的河南姑娘面前没资格抱怨,但对我来说,高三真的太累了,伤身伤心,我确信它对我心理造成的磨损和偏头痛一样,始终在持续。
别人都说高三是磨练自我的,确实磨练,把人练老了。我至今不知道,这种成长究竟是幸或不幸,只知我不想,但是是必然。现在写东西的心态和灵气也不如当初了。
真的很疲惫,但是我知道必须坚持,不然这一切便毫无意义。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