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

最近忽然又有了看CM的冲动,在同学利用体锻课的宝贵时间剧透了一大堆以后。
据银莲娘娘的说法就是,最近的CM很戏剧性,非常戏剧性。
事实上我从来都不觉得CM的剧情狗血,尽管我现在很习惯使用这个词。
一开始就不是能狗血得下来的背景,主角几乎被剥夺得一无所有,仅余下靠复仇的烈焰支撑的,生命的火光。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凄凄惨惨戚戚的爱恨情仇也便没了去处。没有资格爱的人,当然也就无所谓爱得不言朝夕似水流长还是惊天动地狗血逆天。
很大程度上,我从来觉得这是CM这部作品的最大魅力所在,在79话那气势汹汹的大逆转将一切撞成狼藉之前。
过了这段时间再来回想Claymore以及与之相关的将近两年,心态就平和得多了。然而我忽然发现这段岁月对我而言非常模糊,相比之前的CCS时代要模糊得多。仿佛有什么在那里,我也分明能想起来,可是就是觉得不真实。
当初会去看CM,主要就是看中御姐和风格。在动新上看到朴璐+桑岛的组合觉得甚感兴趣。整体风格很美,灰绿色的框架,既模糊又尖锐。银是其中唯一的金属色,格外挑眼。
大约是一见倾心吧,总之是难得的,不带丝毫当今日系ACG圈内普遍的卖萌风的女子。因她们生命中的元素太少,而特别接近于本质。
因着这点,曾几何时我也便就此相信,世间女子万千姿态,至美也莫胜于辽阔而苍冷的风景中披风与金发以相同的角度飞扬,背负着铿亮的一人余长半肩宽巨剑和沉重的宿命,优美地踏在荆棘路上。
唯一遗憾的是,那都已经过去了。
Clare和Teresa很不幸成功落入我主角无爱的俗套里。两年来我始终词穷,至今没有找到一个词汇可以形容她们的模式。或许TSS上N君说的“母女”是最接近的一种。说到底,CM是女人的戏码。47个女人一台戏,各种CP纷至沓来,却总觉得嗅不到JQ的气息。
我一直没怎么说的是,其实我是支持女神和导师的。
在BOSS的要求下时间久了就养成了叫女神的习惯。导师Irene可算作是CM按出场顺序第一个颇得我心的女人。从某种意义上是CM中理直气壮排在前几位的女人。而在我看来,她比Teresa她们都了不起。
赘述之类的不需要了。自导师断去右臂赠于兔子,以及与Raphaela在悬崖边的最后一幕起,我便下意识觉得她的灵魂仅剩下了一只手作为依托,存活在兔子的生命上,不敢再指望她与Raphaela之间再横生枝节。这样我也就能得到宽慰,相信她从未消逝,因为Clare还活着,那只右手仍在那里,并越来越矫健,像它曾经的主人那样。
(我说这手臂接上去怎么就没长度差呢=,=)
倒是当年Gene画的那张悬崖,过了很久记得仍然深刻。
CM前期的NETA很多,北战时有些过于密集反而让人无所适从,而那之后基本没了。
死了的Elina,Noel,Sophia,Ophelia,Windine,Flora,Jean,活着的Miria,Galatea,Cynthia,Helen,Deneve,等等。
这段时间无缘由地想写嘉米芙。搞笑的是我过去一直抵制这种配法。事实上我又是对Flora长期缺乏感情,总觉得她仅仅是个长相靠前的罢了。
轮了一圈仍是Galatea,果然外貌协会。
血眼,神目之嘉拉迪雅。若是御姐风骨,的确无人能比。她是最光鲜靓丽的存在,比任何其他CM都要接近寻常意义上的美女。
事实上,CM当中,纵如Galatea和Teresa这般的存在,已经吸引了足够的眼球。但我却每每想起Lucera来。她的美丽与她们都不同,彻底的空荡荡。
从来觉得,这对姐妹便是CM上升到顶峰的制高点。以至于现在看到那个姐妹背靠背的服装品牌,都会感叹一番。
这也是促使我产生这些冲动的原因之一,我想亲眼看着三深渊的覆灭,然后说服自己,这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我知道,没有北马和狮子,我是不会去追CM的。一直以来被很多复杂的表象所掩盖的事实是,我首先是个腐女,然后才是御姐控。
现在想起来,对北马的感情很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喜欢。他死去的时候我竟觉得解脱。
从这层面上,CM大约一开始就不适合我追吧。
Claymore, clay,灵魂。
为了仰望崎岖的山与悠扬的水,为了祭奠刚毅的甲与锋利的剑,为了捍卫金色的发与银色的瞳,为了赞颂炽烈的恨与光辉的爱。
一年前我这么说的时候没有欺骗任何人,现在也一样。
仰望那些脱于凡俗的女子已经够久,是时候回到人类世界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我也很喜欢大剑呢
只看了动画
结局很奇怪的样子
据说是漫画比较好看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