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里]

声明,此日志别看题目文艺,实则内容极抽,私人相关,且可能导致不适,非熟人勿入,入了后果自负。

这件事我一直想说,但实在苦于多方面原因。没有足够的大段时间,没有适合的地方等等。
现在决定在这个相对私人的地方发,因为包含了太多无法解决的矛盾和尖锐的想法,实在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好好发泄,哪怕被当作疯子也无所谓。
我2岁起就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因为父母都是不长于照顾孩子的人,一直由爷爷奶奶照顾。因此从小到大,和爷爷奶奶以及太婆(奶奶母亲)的感情一直是比较深的。

大约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父母吵架,那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不是特别清楚,也不知道我奶奶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我父母的婚姻我父亲一方家人基本全数反对,因为爷爷奶奶全是解放后最早的一群大学生,对自己的学识资本看得很重,不愿接受“下只角”出身,相貌平平,靠跳舞认识的媳妇。反正我小时侯奶奶是经常跟我说“娶一个丑媳妇丑三代”之类的话,但她对我一直很好,我妈又比较凶,我也是跟她比较亲,一直不怎么在意。我父母吵架期间,我妈经常深更半夜地打电话来跟她聊什么,聊到后面就哭,两个人一起哭。

再后来婚没离成,两个人态度都很微妙地转变了。但我当时小,什么都不明白。

之后我初三,学业虽没有想象的紧张,但因为移居加拿大的叔叔婶婶要生第二胎的缘故,奶奶去加拿大帮忙照顾。我妈为此非常不高兴。此事我爸的说法就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好抱怨,当然道义上我也同意,爷爷奶奶照顾了我那么久了,去照顾叔叔的孩子也很正常。但我妈坚决认为奶奶此举很过分。但她和奶奶一样,都是有意见不会说出来,用暗示的方式给人施压的那种。不过那时我没什么看法,也没觉得奶奶做得多么不对。
升高中那年奶奶和叔叔,妹妹,弟弟回来,婶婶暂时留在加拿大。但不知道为什么,与奶奶的关系似乎没有任何理由就变了。这次她回来后就开始无理由厌恶她,连看到也懒得。
叔叔等人回来后一直没理由邀请我们一家(我和父母)去吃饭,吃的东西很老套,并且气氛很不好,一顿饭都吃不舒心。我对此很烦,也不喜欢,可以说是很讨厌他们一家目中无人的感觉。自己过来奶奶家吃饭从来不买菜的,还要显示自己多么了不起,不就是去北美晃了一圈么,这年代老早不希奇了。

高一上的时候弟弟住在奶奶家。我非常不喜欢小孩子,不喜欢讲不通还不能武力解决的小P孩。他在家虽然也算不上打扰我多么严重,但只要一看到他我就心情好不起来,坚决禁止他进出我房间,当然我平时去上课也管不到。说得难听点,每当看到他趴在玻璃门上用无辜的眼神好奇地看着我房间里的一切,就有把那双眼睛戳瞎的冲动。我知道我这是很变态很不人道的想法,但我就是讨厌这种“我干什么都不是我的错都不用负责”的眼神。

和奶奶的关系因为他的存在而越来越恶化。记得他还没出生的时候,我自己的爸爸就说过,要是这是个男孩,我和妹妹都得让边。虽然知道只是爸爸头脑简单口无遮拦的一句玩笑话,为此妈妈和我还是不开心了很久。认识的很多男生都抱怨我女性主义,看男人低一等。我想可能和此事有关吧。不过其实我不看低男人的啊,只是不太喜欢个别男人的习惯而已。

矛盾升级到最高点的事件是我的电脑的事。高中以后妈妈给我配了台PC。因为奶奶要炒股因此算是借她一起用。她对电脑有洁癖没事就乱擦,这也就算了。后来有一次她把键盘和鼠标接口插反了,烧坏了我的主板,导致我电脑瘫痪了整两个月。我本来就很不乐意给她用我的电脑,何况弟弟还在家里,要是被那个行动力特别强的死小鬼乱碰......电脑里的东西是我的半身,大家都是上网的应该也明白,我是极其看重硬盘里的东西的。我从13岁开始写的所有东西啊,自然是当命一般的,我存在在世间的轨迹有一半都仰赖它而存在着。幸好硬盘没坏,否则会发生什么我不敢想。虽然老人不懂这种事情弄出点问题也难免,但这问题也太严重了。最主要是事后她还理直气壮,好象她不懂电脑就不是她的问题,还可以拉高嗓门说受害人的不是,简直和网络上那种一边喊着“我是小孩子我不懂所以你们怪我是不对的”一边肆意破坏人家交流环境的小白一样。然后我坚决不再允许一切人,尤其是她,和我共用一台电脑了。总之那时起,我就跟她有了更深更进一步的隔阂。但是我们都没有挂在脸上。

如果以上的问题还只是初级的,不涉及原则的,那么等到我高二以后矛盾就很突出了。

我奶奶是个比较激进的理科主义者,尤其热爱物理。她对物理的热爱是与一般为了考试或赚钱人不同的,发自感情的,真诚的热爱。并且坚决相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世纪谎言,认为学文的人都是文人相轻,从不知做实事,浪费国家资源的渣滓。本来她是适合成为科学家的,又是同济的高才生,在那个年代算很精英了。可惜生不逢时,在国家大环境下最后只落得了个普通完中的物理教师,又在不适当的时间退休,导致工资比同辈人少了一截。本来一辈子已经被Zhengfu待薄了,唯一上了大学的儿子也是文科生,所以她的理科之魂可以说是真正的壮志未酬。所以她很寄希望于我,我初中高一的时候问她物理她总是特别开心,特别有满足感。但是我的数学一向不好,又天生是适合搞文,慢慢感觉出自己真不是物理的料,就算选理也是化学的。于是我就渐渐放弃物理了。高一下的时候倾向化学,毕竟还属于理科,因此那时她勉强还算满意。她长期跟我灌输文人相轻,学文者难相处的思想。但我自己也是个文人,虽自古文人相轻确实是有道理,但我不属此类。而且写字之人多少总具备不同大众的气质,也没什么不可理解。更何况学文的人中搞文学的是极少数。高二以后开始倾向文科,她的脸色一夜之间就变了。原来是她的光荣,好象突然就变成奇耻大辱。虽然努力掩饰,但是她那冷淡和怨恨就是情商再低也感觉地到。家里妈妈赞成我选文,爸爸根本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也不过问,爷爷没意见,只有她有天大的意见。我自己认为高中课程选文还选理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怎样让自己得到最好结果。但是她依然认为文科的人都是废物。虽然她怎么想无所谓,但是整天要相处的人这样的态度,真的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她还越来越喜欢拿她的小孙女来打压我,某次堂妹上了次节目,她就突然问我敢不敢当着那么多人讲话。我真的很恼火。我是平日里不喜欢说没用的废话,比较冷郁,比较关注自己的内心。但是我不会习惯到比自己混得不好的亲戚家蹭饭,不会送人家一件廉价的衣服还以为自己给了人家天大的优惠。我没有反精英倾向但我对这种人反胃。而我奶奶这样对我,我很难过。

最纠结的事还是回到钱上。因为住奶奶家,所以请家教的钱是由爸妈给然后奶奶代为支付。因为爸妈他们有时候搞不清楚,少给她了一两次。本来她只要跟他们说清楚就会给她,什么事也没有。但她总是很急地问我要,我又不可能有钱给她。然后她就嘟囔个不停,说什么要他们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多少心血之类,好象谁存心不给她钱似的。现在她三天两头为了钱在我耳边嘀咕,弄得人心烦意乱。

于是我妈也越来越烦她,完全因为高中离这里仅才让我继续住这里。现在奶奶连饭也不乐意认真烧,成天就搞卫生,然她对卫生的要求是一般要上班上学的人无法承受的。一不满意,“脏”“蠢”之类就变成了口头禅。

说实在,她曾确是待我不薄,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这么想。但我觉得我对她的忍耐正在渐渐耗尽。就算她再怎么长辈,也已经快要超过底线了。我很疲倦,很厌烦。虽然知道高考结束后就可摆脱,但她实在太让人心烦了。

没别的,以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