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完成留念。

第一次知道Fate/Zero是什么时候已经想不起来,第一次接触则是刚上高一时,从高中同学处借来看的前两本,因为同学没有后两本而作罢。当时确实留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印象,但却很久没有想起。
当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已再不想起士郎他爸的名字时,已过了一年余。
但即使太晚了,也比从来没有看过好,不是么?
虽然不否认知道Stay Night的Saber是亚瑟王的时候着实被囧到一记,却始终相信Zero是独立于Stay Night的存在,并以自己的独立形态自然向Stay Night延伸的故事。
看完如大众地,压抑,极度压抑,甚至连生理上都可以反映出的压抑。堵得发慌。
奈须蘑菇说,大志未酬的故事也有其意义所在。那就是在绝望的深渊中呼唤奇迹的坚强。
无尽的溃灭上开出的生命之花,相比于失去的一切是如此渺小,也因此如此珍贵。
不能称为救赎的救赎,成为读者与虚渊摸索出口的唯一途径。
看到虚渊大人在后记中写“虚渊想写温暖人心的故事”,忽然哑然。我们都生活在幸福的虚象中,人类的愚蠢成就人类的幸福。
即使如此,那一小部分仍愿以作为人类的贫瘠灵魂来寻找生命真相的人中更小的一部分,成为这条以毁灭为惊喜的路上朝不保夕的同伴。
这也是我们的幸福,得以阅读一个过失满路的故事,虚渊玄的圣杯战争,真正的地狱。在末尾,天堂尚远,但我们已接近地狱出口。

——具体人物感想待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