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ver。

「年老的人看到盛放,年少的人看到枯萎。失望的人看到甜美,快乐的人看到罪恶。」
半年之前阅读安妮宝贝时是什么心情,我已经不能确切描述。而我只是在与一个以写作为慢性自杀方式的女子擦肩而过,彼此依然在与彼此自己的生活搏斗。

其实若我这般普通的都市少女,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凡地站在街上直至天荒地老,依然无人驻足。我的写作并不带有毁灭的目的,甚至任何目的性也没有。未曾有人在夜深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因为我的文字而得到安慰。我的故事或许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它们只是我心中的,很渺小又很复杂的天地。
当我在惨白的屏幕前写下自11岁起就存在于心中的遐想,记得是因何人何事而在此,却不能字句清晰地道明原因。为了什么而开始写作,渐渐由爱好成为习惯,再由习惯成为本能。
像本能那般,记录下所见所想,这城市中种种斑斓的影象和存于自己体内,投射于整个世界的尖锐。踏着自己的血肉滑向青春的终点。
写作同人的时候时常会想象那些有着各式容颜的孩子如果存于此世,应该是怎样的姿态。同人是自我救赎的过程,与鸵鸟功能类似,是不愿展示自己所憎恶那一面的文字。但是我有的是在城市中日渐贫瘠的灵魂,不能够成为亵渎他们的累赘。

母亲大人正色说,人活着不过是苟且罢了。
然而我却不知什么时候决定此生要追求生命真相。而又暗地里明白,自己不过是一大群号称向这一目标前进的不自量力者中渺小的一人,并终将同别人一样湎灭成尘。
而如今并未苟且地活着,我无法判定这是幸运或不幸。

安妮说她的文字只有展示而没有评判。而这个城市如同巨大的诺亚方舟,其中挂满了一张张因欲望而愈显苍白脆弱的容颜。
我在他们其中,并渐渐成为他们的一员。在城市无人的街角能回想起自己本身的人中,我亦是微不足道。
微不足道者汇成的洪流。微不足道者的幸福,简单直白而美好。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