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什么的。

都是浮云。
不知道为什么要谈起梦想这个话题,也许只是因为最近又一次动摇了选专业的问题。以前我没有考虑过广告,因为对将来做经济有关的事实在不感兴趣,但最近越来越迷茫。
我不是个有梦想的人,也没有足够宽阔的胸襟去给世界播撒爱与和平。小时候生活地极其混沌,仅仅是出于一种习惯而好好读书,并不知道为了什么;然后过去有四年完全是为了在她面前有个人样才努力生活;现在,除了答应她要好好活着,也不过是种惯性罢了。
曾经有一个很大胆的设想,想要去做国际自由记者。不是那种周旋于政治风云的,而是深入一些真正陷入洪荒与困苦的地方,为他们发声,虽然不能改变太多,但至少以自己的能力去做点什么。
不过只是想想罢了,说到底我是个贪恋小资生活的。
现在我很累,没有余力,能解决自己就很好了。

我知道错了。

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但是我只是希望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太晚了。
你知道么,即使到了今天,我依然觉得你身上有着我一直深深欣赏着的部分。你知道,起初我是被你的色彩和大气线条所吸引的。因为我相信所有和艺术有关的事物归根结底还是指向人的灵魂。那些画过去了那么久,但是你知道么,即使让如今的我来看,依旧惊艳如夏花。它真的很美很美,我依然愿意去相信它,真的。
当年还有着大把青春的时候,不知道原来一切都那么容易变。有些事情,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知道我公主病了。我知道高三的时候不应该麻烦你那么多,但是那时候我真的压力太大了,太没有出口了;我知道不应该拜托你画那么多东西,但是如果你不想画,可以直接拒绝,我不会想什么的,真的。
如果可能,请给我一次机会,至少不要再不理我,不回答我这些问题,至少告诉我,是不是太晚了,好么。

[BLOGBUS搬家8]自骂书。向红铃老师致敬。

觉得自骂书这个体裁不错,故借红铃老师的IDEA用一下。

————————————————————————————————————

继续阅读

高三中段,留念。

有人说,人死灯灭。
从这个层面上说,生命是如灯的。而所谓青春的东西,是灯火焰的一部分罢了。
曾几何时我也年轻地把天地都想起手中把玩的球,一颗小石子就能绊得世不容我。其实我们所能经历的,知晓的,甚至想象的苦难在世界面前渺小得我们不敢去承认。待到懂得含着嘴唇的血吞下所有的腥味的时候,才知时间紧迫。我们可以挥霍的光阴竟比我们想得少那么那么多,还有那么多愿望要去完成。
而能无拘无束地去做那些的时代在过去,或者业已过去。
依然喜欢七堇年。她说,生命应当有一个闪亮的内核。大概我们是应该庆幸的,仅仅因为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无病无灾,所需烦恼的不过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可以这却又是任何一个时代最奢侈的愿望。
至少现在,我们可以不必想更多,用最单纯的方式体现自我。

继续阅读

Don’t Cry.

换BO之后突然想写点什么。
其实我一点都不会写那些关于青春的东西。说是喜欢小七,但似乎是半分功夫也没有学来呢。
所以就随便乱写点了。以下见附记。

继续阅读

樱IN。After。

看到樱IN帖吧开张的时候,闪过一丝的兴奋和迷茫。
过去了那么久,久到今年的入坛三周年纪念都没有写完。
但还是有人记得,我还记得。
帖吧无法让我们回到过去,但是仍然克制不住地想去水,想在那里和老友们畅快地聊天。
突然放松的感觉,樱IN之后我从来没有在哪个论坛能这么放开地去爱去恨。
或许那不再是樱IN,但那里依然有着我们所珍视的孩子,容颜温暖。
我还没有失却这份心情,真好。
别无他求。

Vous êtes ma fierté.

当我抽着风的时候我才会码字恩恩。
所谓眷恋,真正过眼云烟。
我是个白痴,真正地,完全的。
“都过去了。”这话谁都会说。但是在一段不确实的暗恋之后对自己来上这么一句然后还就真当它过去了,就是白痴透顶。
真作孽那个白痴就是我,偏偏就是我。
其实分明是自作孽不可活。

继续阅读

此去。惊鸿。

今天是那Flora发型的家教姐姐给私上的最后一节课。想起来认识近两年了,大部分高中的时间。高一第一学期成绩掉得很厉害就请了她来补理科。转眼就这样过去了。她要离开象牙塔,我要冲高三。
相处这些时间,不能说没有任何冲突,但总得来说,还能算愉快的过程。偶然迷糊但有着温暖信仰的姐姐,祝你健康顺利,愿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继续阅读

自知。爱荒芜。

抽风的学工过去,我不喜欢那栋灰色的建筑。即使它有着干净的厕所,长期稳定供应的热水和平滑的大理石。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一直压抑]着,只好拿无聊的作业搪塞。
无聊,还是无聊。
在越来越平息的热情和越来越荒芜的爱中艰难度日。

继续阅读

Clover。

「年老的人看到盛放,年少的人看到枯萎。失望的人看到甜美,快乐的人看到罪恶。」
半年之前阅读安妮宝贝时是什么心情,我已经不能确切描述。而我只是在与一个以写作为慢性自杀方式的女子擦肩而过,彼此依然在与彼此自己的生活搏斗。

继续阅读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