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什么的。

都是浮云。
不知道为什么要谈起梦想这个话题,也许只是因为最近又一次动摇了选专业的问题。以前我没有考虑过广告,因为对将来做经济有关的事实在不感兴趣,但最近越来越迷茫。
我不是个有梦想的人,也没有足够宽阔的胸襟去给世界播撒爱与和平。小时候生活地极其混沌,仅仅是出于一种习惯而好好读书,并不知道为了什么;然后过去有四年完全是为了在她面前有个人样才努力生活;现在,除了答应她要好好活着,也不过是种惯性罢了。
曾经有一个很大胆的设想,想要去做国际自由记者。不是那种周旋于政治风云的,而是深入一些真正陷入洪荒与困苦的地方,为他们发声,虽然不能改变太多,但至少以自己的能力去做点什么。
不过只是想想罢了,说到底我是个贪恋小资生活的。
现在我很累,没有余力,能解决自己就很好了。

写文那点事儿。

前两天又收到了苍沉月的QQ消息。来叫我看她的文,并拿出了作为我校友可能提供的人脉来交换。

继续阅读

高三残像。

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要写点东西回忆高三,也许是好不容易摆脱了晨跑,实在想好好享用这段多出来的时间所致。这段记忆对我来说始终是非常特殊却模糊的体验,甚至缺乏一个系统的时间轴。这段时间的感受太过萧索了,以至于含着某种选择性的遗忘。
但是我依然想写点什么,正如娘亲所说,你要一辈子留着你那张录取通知书,不是为了拿它给别人炫耀,而是要记住为了获取它所付出的代价。

继续阅读

我知道错了。

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但是我只是希望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太晚了。
你知道么,即使到了今天,我依然觉得你身上有着我一直深深欣赏着的部分。你知道,起初我是被你的色彩和大气线条所吸引的。因为我相信所有和艺术有关的事物归根结底还是指向人的灵魂。那些画过去了那么久,但是你知道么,即使让如今的我来看,依旧惊艳如夏花。它真的很美很美,我依然愿意去相信它,真的。
当年还有着大把青春的时候,不知道原来一切都那么容易变。有些事情,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知道我公主病了。我知道高三的时候不应该麻烦你那么多,但是那时候我真的压力太大了,太没有出口了;我知道不应该拜托你画那么多东西,但是如果你不想画,可以直接拒绝,我不会想什么的,真的。
如果可能,请给我一次机会,至少不要再不理我,不回答我这些问题,至少告诉我,是不是太晚了,好么。

即日起本地重新启用。

于是FC2就这样回来了。
记得它被封的时候还是高三,在学校偷偷上网,看到FC2被墙了,感觉真是异样恐慌。
想来想去,抉择了一下还是选择了FC2。毕竟在这里活动了更长时间,也有各种方便之处。另一个原因也许是木木搬回来了。还是有某种执念吧,叹气。
没理解那个搬家工具,于是手动搬了。最终决定尽量原样搬来过渡时期BLOGBUS的日志,毕竟那也是自己的一部分。
以后这里依然作为私人BLOG,记录日常和小心情OTZ。也会尽量加快更新。仅对亲友开放。欢迎有关的留言,不欢迎任何无关的。
·Under My Skin

逆凛

Author:逆凛
高三闭关中,勿扰。
废女子。宅。写字的女孩子。ACG爱好者。RMer。有节制有原则的腐。

·Pretty Fareweller
·Never Ending
·Last Stargazer
·Passing Way
·Deep Fantasy
搜寻栏
RSS连结
·Ever Destiny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